山東旅游網-山東旅游綜合性公共服務平臺
菜單導航

從日本人的視角看甲午戰爭為何爆發

作者:?大眾排行網 發布時間:?2020年03月26日 04:30:26

強勢的外務大臣
那么甲午戰爭是如何發生的呢?我們來說一說戰爭即將爆發前的情況吧,先看一看陸奧宗光的著作《蹇蹇錄》吧。在甲午戰爭結束后的1895年(明治二十八年)4月,日本與清朝簽訂媾和條約后不久,俄國、德國、法國三國認為日本不能奪取屬于中國大陸領土一部分的遼東半島,要求將之歸還中國,這就是三國干涉還遼事件。《蹇蹇錄》寫于發生這一事件的當年年底,陸奧宗光在其中詳細講述了甲午戰爭中,他是如何行動、如何奮斗,卻遭到三國干涉的經過。也就是說,這本書要表達的實際上是某種辯解。《蹇蹇錄》這個不常見的書名,來自中國古典中的“蹇蹇匪躬”(意指勞心勞力、全心全意地侍奉君主)一詞。總之,陸奧是在向明治天皇說明自己是如何開戰、獲勝、和談,但在最后卻受到三國干涉的經過。
接下來,我們就通過這本書來了解一下甲午戰爭的開戰過程,需要注意的是,這本書完全是從陸奧個人角度出發的。它以“東學黨之亂”作為第一章,以“俄國、德國及法國三國的干涉(下)”作為最后一章。也就是說,他將東學黨起義作為甲午戰爭爆發的大前提,那么我就先對這一事件進行一些說明吧。
1894年,朝鮮國內發生了反抗朝鮮政府的農民暴動。因為這些農民信奉東學,因此被稱為“東學黨”。東學是與西學(基督教)相對的說法,以儒教為根本,融合佛教、道教及民間信仰,是當時朝鮮的民間宗教。由金琫準率領的東學黨起義(韓國稱之為東學農民戰爭、甲午農民戰爭)擴展到整個朝鮮半島,并在當年6月達到高潮,朝鮮政府因此請求清朝出兵。
當時的清朝不惜訴諸武力,也要守住朝鮮。“為保護屬邦”,李鴻章立即派遣2艘巡洋艦以及2000多名陸軍到朝鮮。6月6日,清朝向日本發出了出兵朝鮮的照會。之所以這么做,是因為當時日本與清朝之間簽訂了有關于朝鮮的條約,就是之前我們提到的伊藤博文與李鴻章在1885年(明治十八年)簽訂的《中日天津會議專條》。條約規定,當朝鮮發生任何問題需要出兵時,兩國應在事前照會。雖然條文上日本與清朝處于平等的立場,但是從地理上來說,中國與朝鮮領土接壤,而日本與朝鮮則隔海相望,因此,實際上清朝在派兵方面較為有利。日本方面在6月7日聯絡清朝,表示了出兵的意向。
但在6月11日,并不喜歡外國干涉的朝鮮政府幾乎全盤接受了農民軍方面的要求,局勢很快就得到了控制,清軍沉浸在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撤軍的氛圍中。而在前一天,卻發生了讓朝鮮政府和清朝方面都驚訝的事。那一天,日本派遣430名海軍陸戰隊員進入漢城,雖然人數不多,但卻展現出了讓人無法置信的迅速行動力。6月16日,又有4000名日本陸軍在仁川登陸。陸奧說出了這樣深沉的話語:
我政府的計策是在外交方面居于被動者地位,而在軍事方面則要時刻掌握先機。
陸奧暗示道:“在外交方面,日本不得已,只能采取被動姿態。但在軍事方面,則在確實地準備著。”
以前人們的表達方式還真是有意思。“被動者”這個詞在現代幾乎已不再被使用,就是自己并不想做,“被如何如何”的被動形態。關于“軍事方面則要時刻掌握先機”這一點,許多學者做過相關的研究。例如,從廣島派出的軍隊最快需要多少時間抵達朝鮮半島的仁川,結果發現,日本的確從相當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進行相關準備了。但至少在外交方面,陸奧認為還是要等待“朝鮮發生動亂、中國首先出兵”的時機。
朝鮮的局勢已經趨于穩定,但是日軍與清軍卻開始了在朝鮮的對峙。甲午戰爭是在一個月后的1894年7月底(宣戰時間是8月)開始的,那么在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什么事呢?
陸奧宗光提議,由日本與清朝一起向朝鮮政府要求改革,并表示“在改革取得實質進展前,不會撤兵”。這可真是有點微妙呢。日軍與清軍正在對峙,而朝鮮被要求的“改革”是編制預算、制定征稅手段等絕非一朝一夕可成的項目,日本還提出要求,在改革取得實質進展之前不撤兵。
這就是“外交方面居于被動者地位”。反正無論是誰,都很難批判要求經濟改革這種事。雖然朝鮮政府確實需要經濟改革,但是日本不撤兵的舉動很難說是被動者,這種立場顯然更主動,更
有攻擊性。
一方面,清朝義正詞嚴地表示,最重要的就是雙方一起撤軍;另一方面,對于日本提出的改革朝鮮內政的要求,則表示“日本自己去處理就行”。因為當時朝鮮政府內部有許多親清派,已經不存在聽從日本指揮的勢力了。從清朝的角度來看,大概是認為陸奧的強硬態度只不過是表面功夫而已。因為清朝了解到,當時日本的帝國議會上發生了爭執,政府如果不停止憲法,可能就沒法通過預算案。所以日本應該只是做出需要處理國際問題的姿態,來給解決國內問題爭取時間吧。如果閱讀中國方面的史料,就能夠發現當時清朝的駐日本公使做出了上述判斷。
清朝的反駁
當陸奧強硬地表示“不撤軍,日本決意即使只有自己,也要進行朝鮮的改革”時,清朝進行了相當聰明的反駁,讓日本一時語塞。如果站在清朝派駐朝鮮顧問的立場上,應該如何反駁日本的要求呢?
——……太突然了,有點困難。
給個提示,是直接利用對方的言論進行反駁,這在外交上也是最有效的做法。清朝要如何反駁,表示“朝鮮不需要在此時進行改革”呢?日本曾經用某種主張來批評朝鮮與清朝的關系,清朝應該如何利用這一點來進行反擊呢?
——朝鮮政府并沒有請求日本過去幫忙。
是的,沒錯。雖然說日軍與清軍同在漢城,但是清軍是受朝鮮政府請求而出兵的,而日本并沒有接到請求。不過,因為《中日天津會議專條》的關系,日本也有出兵朝鮮的權利。清朝一旦反駁日本并不是朝鮮政府請來的,日本就答不出話來了,為什么會這樣子呢?
——因為必須尊重朝鮮的意愿。
為何日本必須那么做呢?
——因為朝鮮是“獨立國家”。
沒錯沒錯,而且可以用過去日本曾使用過的一個詞來表述,就是日本與朝鮮締結條約時留下的一個詞。
——“自主之邦”。
是的,就是這個詞。觀察這樣的互動過程挺有意思的吧。“你們不是說朝鮮王朝、李氏王朝是獨立自主的嗎?”清朝就這樣正中要害地反駁了日本。1876年2月,日本與朝鮮締結的《江華條約》第一條就這樣明確了,而且在那之后,日本也持續地強調這一點。福澤諭吉也一直說:“因為清朝以宗主國的身份位居朝鮮之上,所以朝鮮政府無法斷然實行改革。”清朝反駁道,一直以來表示朝鮮是“自主之邦”的日本,要強制進行有干涉內政之嫌的改革嗎?這個時間大約是6月21日。
因為發生了東學黨起義這樣的突發事件,所以中日雙方根據先前締結的《中日天津會議專條》共同出兵朝鮮。在雙方軍隊保持一定距離的對峙狀態下,清朝與日本進行著外交上的折沖。這就是甲午戰爭即將爆發之前的狀況。在這樣的形勢下,日本關于是否要推動朝鮮政府內部改革的主張,就帶上了相當強烈的強迫性色彩。但即便如此,日本方面最終還是決定要用武力來改變由清朝決定朝鮮是否為“自主之邦”的狀態。
甲午戰爭的國際形勢
最終,甲午戰爭爆發了。這當然不是陸奧一個人“努力”的結果。關于這一點,還應該從國際環境出發來加以確認,清政府在開戰前就已經充分認識到日本擔心俄國會進行干涉。從甲午戰爭是帝國主義代理人戰爭的性質來說,這場戰爭的爆發恐怕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英國在1894年7月16日從背后支持了日本,這種支持相當于是對日本說:“想干的話,可以干啊。”這個時候簽訂的《日英通商航海條約》,就是英國支持日本的表態。其實,一直到簽約前夕,英國都在擔心如果日本與清政府因為朝鮮問題糾纏不清,進而開戰的話,俄國可能會趁機南下。但是,隨著英俄之間對話的展開,英國漸漸開始將無所作為的清政府的態度看成是軟弱,并因此轉變了態度,準備通過支持日本來對抗俄國的南下,開始響應日本關于關稅自主權和修改治外法權等要求。戰爭爆發前著手進行的這些程序,可以看作是帝國主義國家的一個信號,如果這意味著日本要進行戰爭的話,英國會采取旁觀的立場。
相應地,清政府就成了俄國的代理人。甲午戰爭后,李鴻章接近俄國的行為,某種程度上也正確地反映出了在這場代理人戰爭中,各方在開戰之前就已經確立的對立關系。
為什么英國和俄國會在以朝鮮為舞臺的甲午戰爭中對立呢?大家可以試著以經濟利益為中心來思考。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在甲午戰爭結束后簽訂的《馬關條約》之中。為期9個月的戰爭結束后,1895年4月,中日雙方簽訂了《馬關條約》,其中第一條就是“中國認明朝鮮國確為完全無缺之獨立自主”。對于朝鮮的形容詞,是不是越來越繁復了?如果以現在的眼光來看,多少會覺得這個句子有些不可思議吧。想要代替清政府來對朝鮮施加影響的日本,卻讓清政府許下了這樣的承諾。
在1876年(明治九年)訂立的《江華條約》中,已經出現了“自主之邦”這樣的用詞;而在甲午戰爭后的《馬關條約》中,進一步變成了“完全無缺之獨立自主”。這些關于朝鮮的條約及通商口岸的開放等,都會通過最惠國待遇來讓其他列強也得到同樣的待遇。當然,因為有地理上靠近朝鮮的有利之處,可以預見日本大概會占有朝鮮市場龐大利益中的大部分。《馬關條約》還規定,除已經作為通商口岸開放的城市之外,再開放沙市、重慶、蘇州及杭州等地。同樣地,這些條件也可以平等地適用于其他各國,所以對列強來說,日本的勝利也實現了它們在貿易上的利益。
發生普選運動的原因
對于近代日本來說,甲午戰爭是首次與大國的戰爭。根據參謀本部編纂的官方版戰史,1894年7月25日到1895年11月18日,日本陸軍的陣亡人數為13488人,傷病總人數為285853人。死者相對來說比較少,但傷病者真是非常多。海軍的陣亡人數則是90人,受傷197人,陸海軍共有約14000人戰死。清朝方面的詳細陣亡人數沒有一個具體的數字,根據研究甲午戰爭第一人的原田敬一的估計,清朝方面大約有3萬人戰死,而朝鮮方面大概也有3萬人以上的犧牲者。
下面來看看甲午戰爭結束后的日本吧。經過甲午戰爭,日本發生了許多變化,比如剛才已經提及的與英國的關系。1894年7月,《日英通商航海條約》廢除了領事裁判權,并在原則上恢復了關稅自主權。日本從清朝獲得的2億兩白銀(若加上贖遼費,總計約3.6億日元)賠款,實在是一筆巨款,要知道甲午戰爭期間,日本的國家預算僅約為1億日元,這相當于獲得了3倍于國家預算的賠款。
那么在國內政治方面,最大的改變是什么呢?大概可以用十個字來論述。
——是戰爭結束后立即出現的改變嗎?
很好的問題。并不是立即出現的,是大約5年內的變化。給個提示,福澤諭吉也說過參與其中的話。
——獲得賠款,使財政得以好轉。
從清朝獲得的賠款,六成被用于以俄國為假想敵的軍備擴充和八幡制鐵所a的建設費,另外還填補了充當軍費的臨時軍事費用,讓緊張的財政狀況獲得了緩解,確實是很大的影響。
——讓國民產生了“日本是亞洲盟主”的意識。
沒錯。日本人對清朝的看法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清朝是個大國,過去一直很強大,讓人感到害怕,而且直到近代之前都是文化的中心,如果說到文人,那就是指清朝和朝鮮的知識分子。但是在甲午戰爭中,日本士兵看到拖著辮子的清朝士兵,使用著規格完全不一的武器來打仗,就不免產生了輕蔑之感。在出現輕視中國的情感這一點上,回答正確,這也確實是東亞盟主意識的萌芽。不過,這也不是我想到的答案。
——普通選舉之類的……
沒錯,真是敏銳,就是這一點。甲午戰爭結束后的1897年(明治三十年),民權運動家中村太八郎等人以長野縣松本為據點,成立了普通選舉期成同盟會。戰爭結束后,一部分人開始討論改革設限選舉制度的問題。1890年的選舉,選出了第一屆帝國議會。大家知道,當時只有繳納直接國稅15日元以上的人才有選舉權。也就是說,最開始的選舉是有條件限制的。7年之后,在松本成立了普通選舉期成同盟會,為何中村太八郎和木下尚江會突然意識到必須爭取真正的普選呢?
——沒能得到遼東半島,讓很多國民對政府有一種失望感,于是轉而支持這一運動。
我認為“失望感”這個詞用得很好。當時,擁有選舉權的人數是45萬人,再從中選舉300人作為帝國議會的眾議院議員,失望感就是在這種狀況中產生的。另外,當時還出現了許多以三國干涉還遼為題材的小說和時事評論。
德富蘇峰是一位思想家,也是出版《國民之友》雜志的評論家。他原本抱有民權主義的想法,但是在三國干涉還遼之后,他的思想開始轉向國權論。當時的國民都非常關注三國干涉還遼問題,正是因為民眾對時事有這么高的關注度,中村等人可能也期待著民眾對自己的支持,所以才發動了普選運動。還能想到其他方面的原因嗎?
——在與俄國對立關系明確化的狀況下,即使沒有政治權利,但一旦與俄國開戰,也有可能被征召入伍,對于這種前景感到不公平的人在增加。
原來如此。很有主動性的回答呢,非常有意思。在甲午戰爭中,約有14000人陣亡。如果開戰,民眾就會被征召,直面死亡。所以在考慮將來的戰爭時,自己既然有可能會被征召,就應該擁有相應的權利,即選舉權,這正是普選的思想。已經越來越接近答案了。
——因為三國干涉,政府就不得不放棄既得利益,民眾覺得政府靠不住,沒有反映民意。
對,這就是正確答案。當時的人們常常有這樣的想法:日本明明在戰爭中獲勝了,但是因為俄國、德國和法國的不滿,就必須將遼東半島歸還中國。這是軍隊雖強,然而外交太弱的緣故。因為政府的軟弱,就擅自歸還了國民浴血奮戰得到的東西,而政府之所以能夠這樣自作主張,就是因為沒有普選的關系。
宣戰與和談的權利是由天皇在內閣或國務大臣的輔佐下行使的,因此,議會幾乎不會討論外交議題,既無法通過法律進行約束,也無法借助預算來控制。雖然議會也有諸多局限性,但是能夠反映國民意見的也只有這里了,所以只好通過普選來對政府施壓。當時要求普選的人們大概就是抱著這種想法吧。以對三國干涉還遼的不滿為契機,人們開始期望實現普選,著實有些出人意料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