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東旅游網-山東旅游綜合性公共服務平臺
菜單導航

少昊陵:云陽山下,暗藏五帝時期遺存

作者:?大眾排行網 發布時間:?2020年01月28日 23:04:59

少昊陵:云陽山下,暗藏五帝時期遺存

  □張九龍
  在曲阜城東四公里的舊縣村北,有一座與孔廟遙遙相對的帝王陵寢,這座上古“五帝”之一少昊的陵寢,距今已有4500年的歷史。少昊葬于“云陽山”,史有明文,可陰差陽錯間,人們還是容易將它和傳說中的黃帝出生地壽丘弄混。
  鳥為圖騰
中華始祖之一
  少昊是“三皇五帝”中的“五帝”之一,雖然名氣遜于伏羲、黃帝,但他也是中華民族的始祖人物,在傳統文化中享受著崇高的禮遇。
  神化的王者都有一個匪夷所思的降世傳說,少昊自然不能免俗。相傳少昊誕生的時候,天空有五只鳳凰,是按五方的顏色紅、黃、青、白、玄而生,飛落在少昊家院里。長大后的少昊用玄鳥,也就是燕子作為本部落的圖騰,后來他在窮桑成為部落聯盟首領時,天空中有鳳鳥飛來,少昊于是改用鳳鳥為族神。傳說雖然荒誕,但少昊部落以鳥為神是事實,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鳳凰崇拜正是由此延續而來。
  好學的孔子曾經到郯國請教少昊時代的官名,從記載中可以發現,少昊時代文武百官的官名居然都是些鳥名。不過,少昊這么做,并非是被個人喜好沖昏了頭腦,而是將鳥的特性與官吏的職責對應起來,便于給大家分配工作。比如鵓鴣品行孝順,掌管教育、負責教化百姓的官名就叫鵓鴣。與此類似,兇猛的鷙鳥掌管軍事,公平的布谷掌管建筑,威嚴的雄鷹掌管法律,善辯的斑鳩掌管言論。
  如果與現實考古發現對應,就更能感受到一個有血有肉的少昊氏族了。其實,少昊氏族是史前東夷人的一支,他們是四五千年前地地道道的山東人。近年來山東各地發現的大汶口文化遺址和龍山文化遺址,大多可以算作少昊氏族的遺存,可見當時的少昊氏族影響范圍有多么廣。到龍山文化末期,古老的少昊氏族逐漸走向衰落,被崛起的皋陶、伯益等新興政權所取代。
  少昊氏族雖然淡出了歷史舞臺,但他們的后裔卻枝繁葉茂。商朝末年有個人叫蜚廉,原居東方,嬴姓,是少昊后裔,曾服役于商紂。紂敗亡后,蜚廉一族輾轉西走,其后代建立了秦、趙等國。至今,嬴、秦、譚、徐、黃、江、李、趙、梁、蕭、馬等姓多以少昊為始祖。
少昊之墟
迎來兩位帝王
  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山東人老祖宗,安葬之處就在曲阜城東壽丘一帶。《史記》記載:“少昊之墟,曲阜也,在魯城。”可見,至少在司馬遷所在時代,曲阜“孔子故里”的名號還并不響亮,反而是“少昊之墟”更加出名,畢竟,少昊是上古帝王嘛。
  少昊陵位于曲阜城東約四公里的舊縣村東北高阜之上,最早只是一座孤立的土冢,究竟建于何時并無明確記載。古代帝王的墓葬稱為陵,所以盡管只有個土丘,人們還是尊稱為“陵”。
  明清時期,尊重先賢的氛圍給少昊陵帶了不少現實“紅利”。明洪武三年(1370年),江山初定,朱元璋派官員尋訪先代知名陵寢,打算恢復祭祀制度,最終禮部在全國圈定了三十五處先代陵寢,其中就包括曲阜少昊陵。
  此后,每三年的仲春二月、仲秋八月,朝廷均會派遣官員到曲阜少昊陵祭祀,每逢新皇帝登極嗣位或盛大慶典,也派專官前來祭祀。明代中葉之后,改為派曲阜知縣代為祭祀,并定期修葺陵園。總體來看,明朝的少昊陵享受國家祭祀待遇,年年香火不斷。
  到了清朝,康熙皇帝要到曲阜祭孔,順道先來少昊陵進行祭祀。盡管這次算沾了孔子的光,但帝王親臨祭祀,在少昊陵歷史上還是頭一遭。
  乾隆年間,天下大治,少昊陵進行了全面整修。清乾隆三年(1738年),曲阜知縣孔毓琚負責監工重修少昊陵園,先后蓋起了宮門、享殿、東西配殿、石坊等建筑,并首次在寢陵的四周筑土垣,氣象一新。
  幾年后,乾隆要效法祖父到曲阜祭孔,為了迎接皇帝圣駕,乾隆十二年(1747年),曲阜知縣孔傳松又把土垣改為磚垣,陵區安全系數大大增強。第二年,乾隆皇帝巡幸曲阜,親自拜謁了少昊陵,一時盛況空前。
  眾所周知,乾隆皇帝是個“點贊狂魔”,來到這里免不了要賦詩一首。詩曰:“徙都傳曲阜,踐祚憶窮桑。克纘三皇后,宏開五帝慶。建官尊鳥紀,舉德以金王……”之后,知縣孔傳松又下令在陵區種植柏樹、檜樹。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,重修少昊陵,殿中添置神龕,擺放著乾隆皇帝御筆親書“少昊金天氏神位”。新中國成立后,為保護文物古跡,又進行了多次重修。如今,少昊陵占地面積約37畝,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壽丘云陽
常被世人弄混
  和其他“三皇五帝”不同,因為歷史記載很明確,少昊的陵寢所在地幾乎沒有爭議,可即使這樣,人們還是很容易拜錯神。
  曲阜壽丘少昊陵內有座“萬石山”,底大上小,呈棱臺形,陵墓闊28.5米,坡高15米,上頂方11米,有“東方金字塔”的美譽。許多人見氣勢非凡,都以為這里就是少昊陵,其實是大錯特錯了。
  “萬石山”始建于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(1012年),當時宋真宗以軒轅黃帝為趙家的祖先,又認定曲阜壽丘是軒轅黃帝的出生地,于是就在壽丘外圍疊石加固,并雕刻了石像、石欄置于石臺之上。宋徽宗時期,又將壽丘用2662塊磨光石塊修砌起來,故稱為“萬石山”。可見,“萬石山”并非少昊陵,而是傳說中的黃帝出生地:壽丘。
  在“萬石山”后面,另有一座高大坡緩的土山,世稱“云陽山”,這座不起眼的土丘才是真正的少昊陵。對此,孔子六十八代孫孔傳鐸曾有詩曰:“古陵皇寢不知年,尚有穹碑聳道邊。荒殿想曾陳俎豆,廢爐無復起香煙。遠村望里遙疑塚,近郭耕人認是田。帝力到今良亦泯,獨留遺跡鎮山川”。
  可見,真正的少昊陵并不起眼,連標記物都沒有,難怪人們會搞混。如今,墓前立起了石碑,置有石供桌,石碑上書“少昊陵”三個大字,系書法家王學仲題寫,算是給少昊陵正名了。
  少昊陵下究竟有沒有少昊的遺骨,現在不得而知。1978年,當地群眾在少昊陵一帶劈崖取土時,意外發現了一些陶片,后來經文保部門調查發現,這里竟然有一處大汶口文化遺址。該遺址面積1.5萬平方米,文化層堆積厚2米左右。在遺址西部,還發現了一座墓葬,出土了紅陶缽形鼎、灰陶觚形三足高柄杯、陶紡輪、灰陶鐲等文物。由此可以證明,“三皇五帝”時期有先民在此生息。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