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東旅游網-山東旅游綜合性公共服務平臺
菜單導航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作者:?大眾排行網 發布時間:?2020年02月03日 04:00:00

清朝北洋海軍經遠艦,長82米左右,寬約12米, 于1887年在德國伏爾鏗造船廠下水時,被歸類為裝甲巡洋艦,清朝政府則譯稱為“穹甲快船”,其裝甲比鐵甲艦薄弱,但航速十分輕盈,造價又比鐵甲艦節省,故被清朝認為兼有防護和速度兩樣長處,是能倚重的海上干城。然而最初經遠艦的購買和成軍,卻在清朝內部、和英國與德國之間經歷了一番角力,凸顯洋務運動的局限和清朝體制的腐朽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原本早在牡丹社事件(1874年)結束后不久,清朝便有感于海軍的薄弱,特意于翌年下令沈葆楨和李鴻章分別辦理南洋、北洋海防,向外國購買鐵甲艦。但李鴻章為鞏固自身派系力量,加諸缺乏專業海軍知識,竟竭力阻止南洋水師添購鐵甲艦,聲稱“南北洋面萬余里,一旦有警,僅得一二艘,恐不足以往來扼剿,或有失利,該船不能進口,必先為敵人所攫,轉貽笑于天下”,不愿當時艦只較多的南洋水師更壯大。反而聽信同樣不懂海軍卻自居軍事專家、甚至妄圖壟斷中國海軍的英籍海關總稅務司赫德,鼓吹各省買進多艘當時尚未驗證實戰效果的“蚊子船”,以壯自己聲威。

沈葆楨對李鴻章的舉動非常失望,但又無力抗爭,直至1879年臨死前還不忘叮囑“臣所每飯不忘者,在購買鐵甲艦一事,至今無及矣。而懇懇之愚,總以為鐵甲艦不可不辦,倭人萬不可輕視”。而李鴻章隨著自身權位的牢固,以及俄國和日本的步步進逼,加上發現“蚊子船”炮大船小不易穩定的缺陷后,才決心趕緊外購兩艘鐵甲艦和一艘穹甲快船。在預算不足的窘境下,李鴻章和李鳳苞等人選定造價較便宜、但在海軍領域初出茅廬的德國伏爾鏗造船廠下單,而非技術較先進但索價高昂的英國。而這兩艘鐵甲艦也就是日后鼎鼎大名、并令日本忌憚不已的鎮遠艦和定遠艦,穹甲快船則是濟遠艦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當1884年接艦回國時,驗收的清朝使臣許景澄發現濟遠艦有裝甲過低的缺陷,沒得到清朝訂單的英國人也心有不甘,刻意詆毀德造戰艦,指稱沒敷設裝甲的水線以下船身若遭擊中,即使裝甲未損壞也會導致沉沒。因此清朝命許景澄要求伏爾鏗造船廠再修改濟遠艦,接著再命李鴻章按照濟遠艦式樣再購買四艦,企圖在有限的財力下盡速成立新式海軍。為了擺平互相搶單的英國與德國,李鴻章干脆下令正在德國的許景澄和駐英公使曾紀澤,分別向英德各買兩艘,并表示“海軍甫設,不妨并存其式,他日駛行日久,利病自見,再專責其一推廣仿造”。而經遠艦便是這四艦之一,其與來遠艦俱屬德造,英造戰艦則分別是致遠和靖遠,最后于1887年一道啟航歸國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盡管英國與德國攻訐彼此設計的問題,并盡力投入當時的軍事理念和最新技術,想以最好的質量獨占往后中國的訂單,時任德國首相俾斯麥甚至親自過問伏爾鏗造船廠相關事宜。英德之間的爭辯有助于提升軍艦的質量。但這仍無法掩蓋清朝主事者完全不懂新式軍事知識、徒以弭平派系爭端為優先的心理,根本沒顧慮不同國家所造武器的后勤與風險問題。而李鴻章日后舉薦不懂海軍的丁汝昌擔任北洋海軍提督,更凸顯其挾北洋海軍自重的私心,忽視軍事專業的重要性,也種下甲午戰爭慘敗的惡果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欧美黄色片因此,無論北洋海軍作戰多奮勇、將士多爭先,其犧牲不啻是為落后的清朝體制奏起的悲壯挽歌。縱使北洋艦隊多次發炮擊中日軍艦艇,甚至當日本比叡艦穿越陣列時,經遠艦管帶林永升下令艦上全體士兵進行接舷戰,登上甲板舉起毛瑟槍向比叡艦射擊,定遠艦更是一發重炮轟向比叡艦,頓時炸死17名日軍和令32名負傷,逼得比叡艦起火逃離,都仍挽回不了敗局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重傷的經遠艦稍后以一敵四,力戰圍攻過來的日軍吉野、高千穗、秋津洲、浪速四艦。林永升于奮戰時中彈陣亡,幫帶大副陳榮、二副陳京瑩立刻接替指揮,也接連死難,最后經遠艦在熊熊大火中翻覆沉沒,艦上200余名官兵幾全犧牲,僅有16人幸存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

欧美黄色片戰后,人們對于經遠艦沉在何處、遺骸又在哪?卻是眾說紛紜。可能在與日本激戰的最后地點遼寧大鹿島附近,亦有人認為應在黑島或海洋島一帶。

以一敵四,北洋海軍經遠艦前世今生